0731-23706594
  English Version
       
  新聞咨詢
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行業動態

安徽24家花炮公司訴省政府非法關閉煙花爆竹企業

發布日期:[2015-5-11] 共閱:[4154]次
從安徽廣德縣煙花爆竹行業協會會長張克軍處獲悉,安徽24家花炮公司訴安徽省政府非法關閉煙花爆竹企業一案,將于12月26日上午在合肥市中院開庭審理。

  “我30歲到安徽,奮斗24年,自以為做下一番事業。政府一紙文件一切都將成空。”8月23日,舒城縣龍塔花炮廠負責人湯立東這樣告訴澎湃新聞。

  安徽省現存的75家煙花爆竹企業面臨關門,其中不乏全省乃至全國的龍頭企業。

  2013年年底安徽省政府辦公廳下發了一個文件,要求全省煙花爆竹企業在2014年年底前“整體退出”。

  同樣是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,在2012年1月29號曾下發“安徽省安全生產十二五規劃”。規劃明確提出,到2015年年底仍保留大部分煙花爆竹企業。

  2008年到2012年期間,安徽省安監等部門不斷下文要求企業“整頓提升”、“規模化”。現存的多家煙花爆竹企業聲稱,該企業在這些文件“引導”下經歷了一個大量借貸大規模建設的過程。

  安徽省規模最大的翔鷹花炮有限公司負責人對澎湃新聞稱,公司借款超過6000萬。按照多個企業負責人的說法,全省花炮企業借款總和達到數億,大多為民間借貸,債主中不少是工薪族。

  澎湃新聞連日來采訪多位地方政府官員,他們有的表示“堅決執行省里決定”,但也有官員稱,上面的政策沒有持續性,做出的決定太反復,下面理解起來執行起來都很困難。

  不同縣市的三位官員先后告訴澎湃新聞,據他們所知,“整體退出”名義上由省安監局等7部門提出,實則出于一位省領導的授意。

  政府頻引導鼓勵“做大做強”

  安徽省廣德縣紅旗花炮有限公司,成立至今已經有20多年,總投資2000多萬。

  該公司總經理張克軍告訴澎湃新聞, 2008年至2012年又投入了1600萬改建、擴建,如圍起防爆土堤、石棉瓦換成彩鋼瓦等。

  位于安徽舒城的龍塔花炮廠,也有類似的情況,在2008至2012年期間投入了1100萬升級改造。

  安徽省翔鷹花炮有限公司是安徽省最大的花炮生產企業,翔鷹花炮投資最多的時候也是在2008年、2009年,幾乎完全“推倒重來”,投入一個多億。

  六安市、蕪湖市的數十家企業的負責人,先后向澎湃新聞講述了類似的企業擴張過程。

  這些企業巨額投資升級的過程和時間點均集中于2008年至2012年。在眾多企業負責人看來,這都是安徽省安監部門下文件“引導”、地方政府鼓勵“做大做強”的結果。

  2008年4月21日,安徽省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發文要求,花炮企業中“年生產能力不低于500萬,年產值1000萬以上的企業占生產企業總數的30%”,“整頓后年生產能力達不到500萬元的企業,依法吊銷《安全生產許可證》或不予換證,并按法定程序予以關閉”。

  文件針對花炮企業生產條件的提升提出了大量細致要求。2008年,類似文件還有數份。如,要求“工房和總庫必須采用彩色復合壓型鋼板屋蓋”(彩鋼瓦), “工廠規模化、生產機械化……強化扶優扶強……健全企業做強和退出機制”,“實現標準化二級達標。”

  安徽省安監局發布的以上文件均抄送了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。

  2012年1月29日,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下發的《安徽省安全生產“十二五”規劃》則更是給煙花爆竹企業吃了顆定心丸。該規劃明確注明,“已經省政府同意”,并提出,“到2015年底,全省煙花爆竹生產企業數量比2010年的147家減少35%以上。”

  多位安徽市、縣領導告訴澎湃新聞,他們理解這個表述的意思就是鼓勵“做大做強的”花炮企業。

  眾多企業表示,他們2008—2012年期間的改建、擴建都是分別向縣、市安監局、環保局乃至發改委等部門打過報告,并獲得明確批準的。澎湃記者看到多個縣、市批準相關改擴建的文件,其中2010、2011年的都有。

  “45號文”強推整體退出

  2013年12月27號,安徽省政府辦公廳下發的一份文件則打破了眾多花炮企業的“美夢”。

  安徽省政府辦公廳轉發省安全監管局等7部門署名的《關于煙花爆竹生產企業整體退出的意見》(下稱“45號文”)。

  “45號文”明確,“全省還有75家煙花爆竹生產企業,須于2014年底前整體退出。”最后時間節點為2014年12月31日前,補償方案是省里每家企業給80萬,其余則由市縣“適當補助”。

  對這一文件,眾多煙花爆竹企業覺得難以接受,他們覺得這個文件與之前的《安徽省安全生產“十二五”規劃》等文件相矛盾。

  對于“整體退出”,不同的縣市官員有不同的態度。

  廣德縣一位領導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認為,雖然2010年就提出“有序退出”,但大家都認為還需要很多年,特別是《安徽省安全生產“十二五”規劃》出臺后,大家都認為比較大的企業在2015之后再生存幾年也不成問題,于是鼓勵企業做大做強。

  該領導說,從文件來看,先是提升,后是達標,再是上規模,難道提升就為關停?這個邏輯上說不過去。他認為之前的政策沒有延續性。

  無為縣安監局副局長李繼鳳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說,“政策看上去之所以存在矛盾,是因為其實際來自不同的方面。比如做大做強、標準化、淘汰落后產能的政策是來自國家總局、省安監部門等主管單位,而整體退出的文件則是省政府主導,是省政府的意志”。李繼鳳稱,根據《煙花爆竹管理條例》,地方政府規劃發生變化的時候,要求企業退出是合理的。

  舒城縣副縣長湯中明的態度很耐人尋味,他是六安市政協委員,據說他曾在政協提提案,反對所有花炮企業都退出。澎湃記者聯系了湯中明,他說自己確實提過相關提案,但那是在省里的整體退出文件出臺前提的,文件出臺后,他就堅決執行。目前,湯中明負責舒城縣的“退出”工作,態度相當強硬。

  六安市安監局總工程師陳剛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,因為2010年已經有“有序退出”的說法,所以他不覺得“整體退出”很突然。他說,近些年要求企業提升規模和標準化,與“退出”并不矛盾,“如果這個游戲在玩,你當然要按照我的游戲規則來提升來標準化,但一旦總體布局發生變化,你就要退出。”

  之前,曾經有眾多花炮廠稱,自己的安全生產許可證要到2015年才到期。對此,陳剛解釋說,按照行政許可法第8條,產業政策發生變化的,可以撤回相關許可。

  “即使一分錢不給也得關”

  安徽省2010年《關于煙花爆竹生產企業有序退出的意見》中提出了資金補助。

  該意見稱,“省財政按照退出、轉產企業數量給予一定的補助資金。市、縣財政部門也要安排資金,并根據企業資產等情況給予退出、轉產企業適當補助。”

  “45號文”里公布的補償方案是,省里給每家企業80萬,其余則由市縣“根據退出企業資產等情況,給予適當補助”。

  各縣市作出的決定則完全不同。

  廣德縣一位領導稱,已經完成“退出”的兄弟縣市一般是按照評估價50%到70%的補償標準,而廣德縣十幾家企業評估價可能接近2.5個億,需要一個多億進行賠償。廣德縣最大的手筆是2012年關閉六家小煤窯補償1200萬,剛過兩年又要拿一個多億出來,縣里可能拿不出來。廣德縣目前還沒有出相關方案。

  無為縣安監局副局長李繼鳳說,按照50%—70%的比例,無為縣可能要賠償4500萬以上。花炮廠之前解決了很多老百姓的就業問題,拉動了一些鄉鎮的商業發展,一旦關閉對社會影響可能比較大。

  舒城縣的補償標準則是所有縣市里最少的,無論企業大小,一律是180萬,其中80萬來自省里,100萬來自縣里。如果提前關閉,則“獎勵20萬”。

  舒城縣副縣長湯中明對澎湃新聞表示,“其它地方是其它地方,舒城是舒城,不要說還給180萬,就是一分錢沒有,只要省政府出了文件,該關門就得關。”

  24家花炮企業狀告省政府

  2014年6月24日,來自安徽省內的24家花炮企業聯合向安徽省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復議,要求撤消“45號文”中的相關行政決定。24家花炮企業認為,該行政決定缺乏法律依據,程序也不合法。

  安徽省政府以省府文件屬于內部行為為由,駁回了復議申請。企業向國務院提出申請復議審查,結果未知。

  隨后24家企業向法院提起訴訟,狀告安徽省政府,請求撤銷“45號文”中的行政決定,并確認相關行為違法或無效。安徽省高院并未接受訴狀,但指引其將訴狀遞交到合肥中院。不過合肥中院的法官調查后,其中一法官說“司法途徑可能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”。

  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到,目前合肥中院還沒有確定是否立案,正在調解這一案件。

  目前,安徽當地銀行已停止給花炮企業貸款,因為“沒牌照就沒貸款”。相當多的花炮企業現金流都瀕臨崩潰。

  翔鷹花炮有限公司負責人說,幾天前的“退出動員會議”上,一位區政府主要領導講話說,“我們之前理解上面的政策就是保大留小。于是想把翔鷹做成了全國有名氣、全省第一的企業,以為這樣就肯定能保下來,沒想到還是沒保住”。

  對于政府提出的“轉產”,現存花炮企業大多不看好。多個花炮企業負責人說,之前有許多同行被迫轉產,結果迅速破產,比如一同行轉行養豬,結果豬大量死亡。



琛屾キ鍕曟厠 -> 打印此頁】 【返回】【頂部】【關閉  

網站首頁
| 產品中心 | 產品知識 | 公司簡介 | 營銷網絡客戶留言 | 聯系我們 | 后臺管理 | 網站地圖


陳氏集團友文機械廠 微信公眾號:友文機械
電話:0731-23706594、13974166125 QQ:595873132
地址:湖南省醴陵市李畋鎮機械工業園聯系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技術支持:萬維商機網
浙江舟山体彩飞鱼